Press

Quotes >

Featured ARTICLES

因「神童」之名 李偉安走迂迴音樂路
(信報 |二零一六年七月二十日)
20 July 2016

1983年無綫電視的《白金巨星音樂盛會》上,年僅6歲的李偉安與香港管弦樂團在紅館合奏,「音樂神童」之名不脛而走。33年過去,「神童」之光環猶在。隨着年齡愈長,要做得更好的壓力也愈大。他自嘲道:「6歲去紅館,36歲就應該上太空了吧?」年輕時為了逃避壓力,他經常想,自己是否只有這條路可以走? 經過多年掙扎、多次轉行的嘗試,最終他還是走回音樂路,從前在「神童」之名下,總覺得自己是為別人而走,現在他才懂得...

Warren Lee 爽快的男人
Fine Music Magazine, January 2016

我最喜歡跟爽快的音樂家合作,尤其是男人。李偉安排名第一。不過,他似乎對名次不太在乎。

Strains of War
South China Morning Post, 5 May 2015
A little known quartet written in a POW Camp challenges top HK Phil musicians in the first of two weekend concerts, writes Robin Lyman

李偉安談《黃河》鋼琴協奏曲
(大公報 |二零一四年九月十七日) 17 September 2014

「我想彈出一個香港演奏者對《黃河》(《黃河》鋼琴協奏曲)的理解。」鋼琴家李偉安接受本報專訪時表示。香港管弦樂團(港樂)將於本月二十六和二十七日舉行的國慶音樂會上,與李偉安及指揮家林敬基合作,演奏《黃河》鋼琴協奏曲。

三十年後的鋼琴神童 李偉安流淚的和弦
(蘋果日報 |二零一三年十二月八日) 8 December 2013

中環麥當勞道聖保羅男女校窗邊,遠看,是國際金融中心、匯豐大廈;近看,每天無數班次山頂纜車在樹蔭下走過。一切有序,纜車只停纜車站,從來不會在音樂總監李偉安辦公室旁停下來。有些東西,天天經過,但都不是白白給你的。上天給予的禮物,我們不一定領略,甚至不懂接受,猶豫掙扎。從來賜予和接受都不是必然,這是上天跟人、人跟上天的公平交往。琴音抑揚濃烈,說話總是平靜如水。接受過英美最高學府古典音樂訓練的李偉安,也曾為電影作曲《情熱之間》,為香港流行歌手伴奏《沉默的眼睛》,《花犯》開首裏的鋼琴、小提琴和大提琴室樂組合,讓優美的古典融和於通俗,接觸更多人。因為神童之名,他曾掙扎於音樂與別的天賦之間、應走或不應走音樂路。On and off,哪時明,哪時滅;哪時喜歡,哪時冷卻;哪時生悔而為時未晚……,一切有序。在聖保羅的古典建築裏,音樂總監房三角琴前,記者要求李偉安彈舒曼的《Fantasy in C major for piano, Op.17》。在他生命的某一點作故事的開首,有過去,也有將來。

台下努力的昔日神童
Art Plus, December 2013


Acclaimed Pianist with an MBA
Education Post, 6 March 2013
Labelled a child prodigy when still young and admitted to London’s Royal Academy of Music at the age of 16, Warren Lee was clearly a born musician. The acclaimed pianist is now well known on the local music scene, but few fans are aware that he has also studied business management, writes Linda Yeung.

另類音樂家 歎港人功利
(經濟日報 |二零一二年十二月十一日) 11 December 2012
能令年薪躍升的工商管理碩士(MBA)課程令企業管理層趨之若騖,亦吸引音樂奇才;聖保羅男女中學音樂總監李偉安,就修讀MBA冀通過行政管理推動音樂發展。

擺脫樂壇盛名壓力  回母校任教
三十年蛻變   神童變傑青
(星島日報| 二零一二年十月一日) 1 October 2012
三十年來一步一腳印,六歲「音樂神童」李偉安早已長大成人,多年來活在盛名壓力下,一度想轉讀法律、改修工商科,但音樂之神不放手,輾轉回到母校任音樂總監,身教下一代「音樂乃表演藝術,非比賽藝術」。他昨正式成為新一屆「十大傑青」之列,正式送別「神童」的舊稱,坦言有如釋重負感覺,亦是送贈父母結婚四十周年的禮物。

「怕輸」音樂神童變傑青
李偉安籲家長勿做「虎爸虎媽」

(東方日報 | 二零一二年十月一日) 1 October 2012
六歲時首次踏上紅館演奏鋼琴,一舉成名被冠以「音樂神童」稱號,十九歲入讀英國皇家音樂學院,首次參加鋼琴國際賽已勇奪最高殊榮,在音樂高峰時他選擇與比賽畫上句號,從此不再參與鋼琴比賽。年輕音樂家李偉安現時擔任名校聖保羅男女中學及附屬小學音樂總監,回想昔日不再參賽的決定,全因「怕輸」這個無形包袱,反觀時下家長為鞭策子女音樂有所成就,令子女成龐大壓力尤其感觸,籲家長們「音樂是表演藝術,而非比賽藝術」。
Read full article - Chinese

六歲響名堂 音樂神童變傑青
(明報 | 二零一二年十月一日) 1 October 2012
19[8]3年以6歲之齡登上紅館舞台的音樂神童李偉安,獲選本年度傑出青年,已[3]5歲的他笑言「終於唔再係神童,升級做青年」,投身教育事業的他覺得現今家長要小朋友學音樂時給予太大壓力,希望家長能視音樂為藝術,並非單純為比賽。

Read full article - Chinese

「音樂神童」等8人膺傑青
李偉安:成功路九成靠努力堅持

(香港商報 | 二零一二年十月一日) 1 October 2012
天賦異稟的天才神童,成長過程因承載着家人的期盼,巨大的心理壓力成為他們揮之不去的魔咒。出身於音樂世家的李偉安過去一直被媒體封作「音樂神童」,6歲起首次踏足紅館演出至今,幾乎踏遍世界各地的大小舞台,天份加上堅持不懈的努力,終令他從神童「升呢」為新一屆傑出青年。

熱愛演奏 作育英才 「音樂神童」膺傑青
(大公報 | 二零一二年十月一日) 1 October 2012
年僅六歲已被譽為「音樂神童」的著名鋼琴演奏家李偉安,三十年來一直背負「神童」稱號,給他造成無形壓力。但這外號也將他的事業推上高峰,四出巡迴演奏的機會,及將音樂藝術傳授予下一代,令其昨日獲選為今年「十大傑出青年」之一。他笑言,終於能放下「神童」稱號,換來「音樂青年」的美譽,感覺如釋重負。

音樂神童膺傑青
(太陽報 | 二零一二年十月一日) 1 October 2012
六歲時首次踏上紅館演奏鋼琴,一舉成名被冠以「音樂神童」稱號,十[七]歲入讀英國皇家音樂學院,首次參加鋼琴國際賽已勇奪最高殊榮,但在音樂高峰時選與比賽畫上句號,從此不再參與鋼琴比賽。年輕音樂家李偉安現時擔任名校聖保羅男女中學及附屬小學音樂總監,回想昔日不再參賽的決定,全因「怕輸」這個無形包袱,反觀時下家長為鞭策子女音樂有所成就,給子女龐大壓力尤其感觸,籲家長們音樂是「表演藝術,而非比賽藝術」。

不一樣的音樂人生
(兒童尖子) May 2010
今年摘下不少電影獎項的紀錄片《音樂人生》,揭示了一個音樂神童未為人理解的內心世界。天才之路,原來一點也不易走,著名鋼琴家李偉安
(Warren Lee) 現任聖保羅男女中學音樂總監,以最高榮譽畢業於美國耶魯大學及英國皇家音樂學院,6歲時已首度與香港管弦樂團同台演出,1993 年《星期日檔案》為這位「音樂神童」拍攝紀錄特輯,自言是個幸運兒的他,一路上得到父母和恩師的扶持,讓他演繹出精彩的人生樂章。
Read full article - Chinese

Musical Interplay
Sunday Morning Post, 13 September 2009
Andrew Simon is ebullient, Warren Lee is reserved. Yet the duo embody the solidarity and breadth of local classical music talent, writes Sam Olluver.

Little Musician 2008我的"英皇"故事
琴童 (Little Musician) December 2008
1951年香港就有了”英皇”考級,那時的香港人十分崇洋,家境好的家庭都十分重視子女的音樂教育,自然也很重視”英皇”考級。從80年代我記事以來,小時候”英皇”考級就成為我必須去做的一件事。在香港上名校是很難的,但只要有了”英皇”考級証書,上名校就容易一些。這個現象直到1997年後都沒改變,人數有增無減。

鋼琴家李偉安:古典導聽深入淺出
(香港經濟日報 |
2008年7月23日)
葉詠詩聯同香港小交響樂團早前推出的專輯《就是古典音樂》,銷量逾萬張達金唱片,成績斐然,證明這類古典音樂入門唱片甚有市場。 香港鋼琴家李偉安近日亦推出古典鋼琴樂章的導引專輯,深入淺出地帶大家認識具代表性的樂章。

一心多用
(HKUST Business School Newsletter) June 2007
只有少數學生會視修讀工商管理碩士課程為一己”嗜好”,而能像李偉安般輕鬆應付課程要求的學生更是少之又少 。

香港學琴怪現象
(信報 | 二零零五年四月二十六日 ) April 2005
「香港每年都有很多人考皇家音樂學院試,人數年年破紀錄,去年大約有七萬學生考,但是香港出過多少音樂家?接近沒有。」年輕鋼琴家李偉安說。

Fine Music獨奏家以外的李偉安 | Artist-in-Residence: Warren Lee
Fine Music, May 2004
與這位年輕鋼琴家交談時,話題經常離開鋼琴獨奏。
被問及他為何現正攻讀法律時,他輕描淡寫、一貫低調地說:「我想,如果

六歲公開演奏 19歲奪國際奬
鋼琴天才:我討厭比賽       (蘋果日報|
2003年9月25日)
八[三]年,年僅六歲的李偉安第一次在香港管弦樂團的音樂會演奏鋼琴。渴求天才的社會,幾乎要把他塑造為香港小莫扎特。今日二十七歲的他,成功擺脫鋼琴神童的「魔咒」,走向自己的音樂世界:爲打籃球着迷,然後再用學習法律訓練理性思考。

Macau audience left in awe of child prodigies
South China Morning Post | 25 May 1988
CHILD prodigies are extraordinarily powerful presences.
To see a boy of 11 sit down at a concert grand piano and nod to the conductor that he’s ready for the orchestra to begin is to be aware of the mystery at the heart of human life. The child is just a child, but the power within him appears already fully-grown.

令人驚異的一雙小神童 (明報 | 1986年3月5日)
當我們看到一個家庭中出現一位神童時,可能會以為這定是「天賜」,但如果在同一家庭中出現兩個「天才」時,我們不得不三思:「上天會那麼不公平,把『天才』都只賜給同一個家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