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 Featured ARTICLES

李偉安: 我的”英皇”故事
(琴童 |2008 年12月)

李偉安:
耀華國際教育機構英皇考試項目顧問
香港教育學院榮譽駐校藝術家
中央音樂學院(EOS交響樂學院)客席教授
前香港耀中教育機構音樂總監
美國耶魯大學音樂碩士以及演奏文憑
英國皇家音樂學院一級榮譽學士以及獎學金得主
英國皇家音樂學院高級演奏文憑

世界權威的音樂考級委員會

英國皇家音樂學院聯合委員會是一家世界權威的音樂考級和評估機構。”英皇已有一百多年的悠久歷史,目前在全球多達95個國家提供相應的培訓和考級服務,每年的考生人數超過62萬。”英皇”致力於提供優質、不斷完善又推陳出新的音樂教育,其宗旨是通過可測度的評估體系激勵參與者循序漸進地學習和享受音樂,並繼而促進音樂傳授與學習的優質發展。

“英皇”以慈善機構的形式註冊,持份者為英國四家最聲譽卓著的音樂學院:倫敦的兩家皇家音樂學院、曼徹斯特的皇家北方音樂學院和蘇格蘭皇家音樂戲劇學院。這四大音樂學院的校長們同時服務於”英皇”的監察委員會,並由英國女王擔任該委員會的贊助人,以及由威爾士親王出任該委員會主席。

“英皇”的音樂考級及文憑考級得到世界各地教育團體的承認,在英國更是具有廣泛的認可度。凡通過6、7、8級術科及樂理考級的考生,均能獲取額外的學分,作為學生申請入讀英國大學的入學成績的一部分。

我曾是瘋狂考級中的一員

1951年香港就有了”英皇”考級,那時的香港人十分崇洋,家境好的家庭都十分重視子女的音樂教育,自然也很重視”英皇”考級。從80年代我記事以來,小時候”英皇”考級就成為我必須去做的一件事。在香港上名校是很難的,但只要有了”英皇”考級証書,上名校就容易一些。這個現象直到1997年後都沒改變,人數有增無減。

我從小學習鋼琴,5歲在香港參加”英皇”考級,一開始就考了5級,是跳級考試。通過考級我看到了自己在鋼琴彈奏上的樂趣和才能,6歲時在老師的精心指導下,我從4級重新
參加英皇考試,一年一級,也就是在6歲這年,我首度與香港管弦樂團同台演出,由電視台現場轉播,這使我學習音樂的信心、動力倍增。1993年香港無綫電視特別為我這位當時的”音樂神童”拍攝專題紀錄片,在《星期日檔案》節目中播出。此節目後來成為不少大學在
探討”資優教育”課題上的經典案例。

10歲那年我通過了”英皇”8級的鋼琴考級,12歲通過8級樂理的考級,13歲那年為香港電台第四台的《年輕音樂家》進行系列錄音。到了14歲,我以優秀的成績考取了高級演奏文憑來到英國的中學讀書。

16歲我提前兩年入讀英國皇家音樂學院並獲頒英皇的全數獎學金。由於我從小認真參加”英皇”考級的所有功課,進入皇家音樂學院後校方十分關注我的進步與學習。在學習期間多次獲得獎學金,以最高榮譽的一級榮譽學士畢業於英國皇家音樂學院。

香港十分認可”英皇”考級給香港民眾音樂素養提升帶來的積極影響,數十年來支持”英皇”的工作。僅2008年全香港就有88,000人次參加”英皇”的考級,世界有92個國家和地區六十多萬人參加”英皇”考級,每8個考生中就有一個香港人,英國人也沒有香港這種對考試的”瘋狂”,而我曾是這”瘋狂”中的一員呢!

我的”英皇”情結

從英國結束學業,我又拿到了美國耶魯大學音樂碩士以及演奏文憑,曾一度活躍在海外的音樂舞台,包括亞洲、歐洲和北美等地,並且以獨奏及室內樂家的身份參加德國的普哥利殊音樂節及美國的杜氏室內樂節。學習期間我成為斯特拉文斯基國際比賽的優勝者及普哥利殊大獎的得主,被樂評稱讚是擁有”熾熱的技巧、非凡的才華,以及像霍洛維玆般對音色敏銳”的鋼琴家。此後,我曾與多位著名音樂家合作並同台演出,他們是指揮家胡咏言和黃大德、小提琴家金秀珍、單簧管演奏家史安祖、長笛家羅伯特‧埃特肯及魏依。我還經常為香港電台錄音並獲邀擔任駐台藝術家。

對古典音樂的熱愛和”英皇”考級對自己音樂人生的影響,我希望將自己的藝術成就與大家分享,願意為”英皇”考級貢獻出自己的力量。所以我重新選擇了音樂教育作為自己新的人生目標,在畢業後,成為香港耀中國際教育機構的音樂總監,穿梭在香港、北京、上海、煙台、重慶及青島等地,引領有音樂才能的學子向適合他們的方向發展。

中國的業餘音樂素質教育一直由中國的音樂家協會和知名的音樂學院,如中央音樂學院、上海音樂學院和中國音樂學院等來承擔考級的工作,近20年來取得了可喜的成績。近年來國際教育、國際學校發展得很快、2001年,”英皇”與北京耀中國際學校合作,為在北京的國際學校持外籍護照的學生提供考級服務,每年都有數百名考生通過不同級別的英皇考級証書。

“英皇”考級的一個特點就是所有的考官給參與者以積極的鼓勵,學生進入考場就是100分,滿分是150分,考生進來就是根據成績不斷增加分數的過程,而現場的考官不僅是一個裁判,更是一個真誠欣賞考生音樂表現的觀眾之一。參加器樂考試的考生允許帶伴奏,一個好的伴奏在台下與考生熟練會作,考場上的表現注定引人入勝,考試的過程正是考官學考生相互分享音樂帶來的愉悅的過程,一個發現考生潛力的過程。每一份考官的評價和通過的証書都給學習者帶來新的學習信心和堅持。

“英皇”的每一位考官的綜合素質都十分全面,他們都有表演方面、教學方面的經驗,都是音樂藝術的大家。每一位考官會根據委員會的指派,到世界各地承擔考試的工作,每兩年考官都要重新接受培訓一周,成績單的評價還要結合上一次培訓結果綜合定論,工作十分精細。未來的古典音樂教育有賴於廣大受眾,我願意將自己的熱情和對藝術的理解與所有學生一同分享。2008年是中國不平凡的一年,”英皇”亦跟耀華國際教教育機構合作,為其國內師生進行內部考級評核服務。從此中國多了一個具有國際權威性的考級平台,打開中國學子了解世界的一扇窗口,我將在香港、北京、上海等地推廣”英皇”考級的傳播指導中,不遺餘力地將自己所學獻給我熱愛的音樂。

 

< Featured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