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 Featured ARTICLES

cover獨奏家以外的李偉安
(Fine Music Magazine | May 2004)

與這位年輕鋼琴家交談時,話題經常離開鋼琴獨奏。

當被問及他為何現正攻讀法律時,他輕描淡寫、一貫低調地說:「我想,如果我不是向音樂發展的話,也應當是一位律師吧!」

而如果不向法律發展的話,他又可會成為籃球名星嗎?

「自小我就喜歡打籃球,雖然時常有人提我要小心手指,但我總沒有因此停下來......不過,最近又在打波期間弄傷了......」

「噢......」

「......只是小意思而已。」李偉安笑著說。

看來李偉安的確是非一般的藝術家,起碼就音樂而言,他就不是純古典一派。在李克勤的《花犯》及鄭融的《終生學習》中,都有他的份兒。他樂於創作、改編及演奏流行曲,所以作為駐台演奏家,亦特別揀了歌舒詠的《藍色狂想曲》,以表現他較為自由奔放的一面。

熱情、感性,正是李偉安給人的第一個印象。然而,在與他交談期間,覺得他是內省而理性的,難怪也選了巴赫/布梭尼的《夏康舞曲》來演奏。

李偉安小檔案

曾就讀學校/學院:
聖保羅男女小學及中學
倫敦皇家音樂學院及耶魯大學音樂學院

贏取過的國際獎項:
史達拉汶斯基國際鋼琴大賽
波哥利殊大獎

近期參與過的大型演出:
與香港管弦樂團合演蕭斯達高維契的第一鋼琴協奏曲

「這與我的老師不無關係,貝爾文、麥當奴及法蘭高等等均很著重分析,他們很強調要能夠以語言把音樂概念具體地表達出來,學生才可以透徹地了解。」

今天,李偉安秉承著大師們的優良傳統,相信他的學生們亦獲益良多。

話題又離開了鋼琴獨奏。

「獨個兒彈琴常有點寂寞的感覺,所以我更享受演奏室樂。早幾天我們才奏過貝多芬的《大公爵三重奏》,當中那種音樂交流的樂趣,實在不能言喻。」談到這裡,李偉安可說是表現得最為雀躍。

他所指的「我們」是他有份組成的 Opus One三重奏,另外兩位成員包括小提琴家金珍秀及大提琴家鮑力卓。在第二場「駐台演奏家」演出中,他們三人再加上單簧管手史安祖,將為我們帶來同樣深刻內省的佳作——布拉姆斯的室樂作品。

話題終於回到鋼琴獨奏。除熱情之外,李偉安同時是一位擅於刻劃意境的鋼琴家,所以亦會為第四台樂迷帶來德布西的多首前奏曲及貝多芬的《月光奏嗚曲》,詳情請留意第31至43頁節目精華。

要對這位多才多藝的年輕音樂家有更全面的認識,就請勿錯過本月的「駐台演奏家」系列的演出!現場音樂會於5月20日舉行,請早報名!

< Featured ARTICLES